我国核电技术更具经济竞争力

作者:admin| 发表于2021-01-11 09:52 点击数:

日前,华龙一号国内外首堆——福清核电5号机组和巴基斯坦卡拉奇核电2号机组先后并网、装料。其中,福清核电5号机组创造了全球三代核电首堆最短建设工期,K2机组开启并网“倒计时”模式,两台机组的积极进展为提升华龙一号的市场接受度增加了砝码。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全球大部分三代核电项目遭遇了不同程度的工期延误和成本超支问题,尤其在核安全要求不断提高、疫情影响导致建设工期延误等因素影响下,核电建造成本不断攀升。对此,各核电大国纷纷通过技术升级和造价控制积极应对和解决高成本问题,以提高本国核电项目的市场竞争力。

各国为降本绞尽脑汁

“各国情况有所不同,有些是技术上的问题,有些是项目组织管理上的问题,都会导致核电项目成本升高。”中国电力发展促进会核能分会秘书长汪永平告诉记者,当前三代核电技术安全性要求较高,法规管理认证等要求更严格。“另外,为适应电力市场改革发展和环保要求,一些地方的政策因素也会无形中抬升核电的运行成本。”

据了解,为提高核电安全性,法国三代核电技术EPR在设计上采用了“加法”,即在第二代核电技术的基础上再增加和强化专设安全系统,因此核电站系统更复杂、设备更多、工程量更大,建造成本也因此更高。过去几年,全球采用EPR技术的项目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工期延误,导致成本大幅增加。今年10月,法国电力集团表示,计划在2021年之前推出造价更低的新型EPR 2反应堆技术。该设计将充分吸收EPR反应堆设计、建设、调试的反馈经验以及当前在运机组的运行经验,设计成本将大大降低。

此外,俄罗斯国家原子能公司早在2010年便推出VVER-TOI设计。该设计由该国三代核电技术VVER-1200的成果开发而来,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升级。其中,为降低建造与运行成本,VVER-TOI机组建设周期仅为40个月。世界核协会的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核电机组平均建造时间为117个月。

为提高核电项目经济性,韩国三代核电技术APR1400近年也针对大型化应用进行了优化升级,并采用能够缩短燃料再装时间和故障率极低的高可靠性设备。数据显示,APR1400的建设工期只有48个月,并应用了许多新工艺,大大节省了总建设成本,还通过延长设计寿命降低了年折旧费。

我国核电项目成本相对较低

相关数据显示,美国AP1000和法国EPR的单位造价目前大约在6000—7000美元/千瓦,俄罗斯VVER单位造价约在4000美元/千瓦,我国华龙一号预算造价不到2500美元/千瓦。

中核集团原设计部副总工程师温鸿钧公开表示,华龙一号规避了美法两国三代机型开发建设成本高、周期长、风险高、反复延误、大幅超支等问题,成为三代核电机型中安全性高、经济性高、接受度高的机型之一。

据了解,随着自主化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和国和一号,以及高温堆气冷项目建设稳步推进,我国率先实现由二代向三代核电技术的全面跨越。同时,通过批量化建设所积累的大量经验反馈,我国核电技术也正在安全性和经济性方面持续优化。

“我国核电项目规模效应明显,建设运行安全质量状况总体良好,多年来持续不断发展,积累了大量宝贵经验,而且围绕自主品牌,核电全产业链已经基本形成,相对其他国家有较大优势。”汪永平表示,“除了较低的人力成本,建设运行队伍素质和管理水平也在逐步提高,已成为我国核电项目成本相对较低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汪永平坦言,现阶段受疫情影响,核电“走出去”难度有所增加,要从实际出发,在疫情结束前保持进出口渠道畅通,并管理好海外项目,才有利于进一步开拓国际市场。

国内核电批量化建设仍有空间

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日趋严峻、碳减排诉求不断增强的背景下,核电因低碳高效、技术成熟、能量密度大等优势,在全球能源转型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已成为未来清洁能源系统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核能行业协会10月底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我国运行核电机组累计发电量2700.14亿千瓦时,占全国累计发电量的4.99%。与燃煤发电相比,核能发电相当于减少燃烧标准煤7755.21万吨,减少排放二氧化碳20318.65万吨,减少排放二氧化硫65.92万吨,减少排放氮氧化物57.39万吨。

业内人士认为,碳减排和绿色发展的趋势,为核电发展提供了更好的政策环境和新机遇,核电在能源体系中的占比仍有较大上升空间。

据了解,截至今年9月底,我国在运核电机组48台,总装机容量4987.5万千瓦,装机容量居全球第三;在建核电机组14台,总装机容量1553万千瓦,在建规模全球第一。随着9月2日国务院核准4台华龙一号核电机组,我国自主三代核电步入批量化建设阶段,核电装机规模进一步扩容已成大概率事件。

Powered by 邵阳市阴表能源营业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2013-2018版权所有